掌掴乃个案,反思比过份解读更有必要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1月07日 09:47 
字号:小| 背景:
 
 
 
 
 

    “为了处罚没写完作业的孩子,老师就让完成作业的学生扇他们的耳光,谁扇得响,评出前三名,奖励一个作业本。”一被打学生的母亲王女士近日向记者反映,其12岁的儿子豆豆(化名)在学校被扇了40个耳光后,左眼睫状体脱离。(1月6日《中国青年报》)

    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消息,一经曝光,往往会引发整个社会对教师对学校的口诛笔伐,为此,我们也能够旁征博引,列举出许多类似的事件。不过,从整个教育圈子的层面考虑,这些现象,依然只能个体,所以,我们不必急于“一言以蔽之”,将所有的教师,都一棍子打死。道理很简单,任何一种现象,只要我们集中展示,都会造成“洪洞县里无好人”这样让人惊恐的效果。

    此时,就事论事,是最为理智的选择。而从最为理智的角度出发,依法治教,依法治校,应该是当务之急,而遗憾的是,当这类教育教学事故屡屡发生时,我们总是想到师德这一非常抽象的概念。无论是性侵学生还是殴打学生,包括体罚学生,这一些行为,有的早已经突破了道德的约束,或者说,面对这样的行为,道德约束,已经非常苍白乏力。

    那一起曾引起全国关注的浙江幼儿园虐童案,如此之恶劣,结果却因为我国《刑法》现在没有“虐童罪”的罪名,而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于是,我们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挥舞着道德遣责的大棒,却又几乎毫无效果而言。这是因为,道德规范,包括所谓的师德红线,本身还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尤其是,类似浙江幼儿园虐童案的当事人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惩罚的时候,那更是一种负面的引导。这也正是,我们的各类禁令越多,而各类教育教学事故却发生得越多的一个根本原因。

    在强调依法治教依法治校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性侵与虐童,其实只是结果,对此,我们有没有反思,即便是从道德层面思考,今天,我们的教师为什么如此“师德严重滑坡”呢?理论上说,今天的教师,也是持证上岗。在持证上岗之前,他们必须参加教师培训,并接受心理、师德等方面的专业评估和学习。问题是,这些培训、评估与学习,确保质量了吗?

    在已经发生的师德事故中,我们看到的是“坏老师”的身影,而这些“坏老师”,恰恰是经过了包括培训、评估与学习在内的一整套环节之后才闪亮登场的。这就让我们想到“马路杀手”,他们不都是驾校培训的产生吗?而教师的培养体系,之所以如此走过场,除了是因为不会为自己的应付而承担任何责任外,还在于,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以心理评估为例。培训机构购置一整套专门设备动则要30万元,但受财力限制,能拥有一套完整的专门设备的培训机构,寥寥无几。于是,在疏导教师的心理时,绝大多数培训机构只能是采取聊天式的疏导,甚至是连这种聊天式的疏导,也是形同虚设。但事实上,靠聊天式的疏导只是心理治疗系统中的一部分,全面的心理疏导,还需要如催眠仪、催眠音乐等一系列硬件系统支撑。仅仅是这一个“漏洞”,就足以上成千上万的心理上存在着一定障碍的人,混进了教师队伍。而因为长期工作而产生巨大心理压力的教师,也无法得到及时而有效的疏导。这也就为师德事故,埋下了隐患。

    综上所述,我们在面对河南项城一老师让学生扇同学耳光这一极端事件时,不必无限解读,却更应该冷静反思。从源头入手,用法律说话,也许,效果会比我们今天的慷慨激昂,要好得多。

    文/范德洲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