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控人”还得用好市场这只手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2月20日 10:11  南方日报
字号:小| 背景:
 
 
 
 
 

    近期,北京、上海、杭州、武汉等地纷纷出招严控人口规模,包括启动产业转移外迁、重大项目推“人口评估”、建设城市副中心、探索积分政策控制外来人口等。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未来将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严格控制,这是目前各界关于特大城市人口未来走向的共识。在过去几年中,城市病尤其是北上广等特大城市的城市病越来越严重。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让特大城市越来越不宜居。

    有了顶层设计,又面临现实的城市病,各大城市出台“控人”政策能够理解。但在控制人口进入大城市上向来有争议。在经济理论上,特大城市意味着更精密的分工和更高程度的商品化,这意味着每一个新加入的劳动者可以生产出更多产品,而他本人也将获得更多剩余。这能够解释为什么北上广有那么多不完善之处,但人口还是以每年增加一个中等城市的规模速度增长(北京每年人口增长50万人)。现实的例子还有很多,大东京地区共有人口3500万,远超现在的北京,香港1000多平方公里,700多万人口。

    在我国,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有其现实的必要性。原因在于,特大城市之所以膨胀本身就有非市场的因素,行政级别对城市的发展影响很大。北京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在行政上,北京集首都和直辖市为一体,单位建成区面积的资金投入情况远高过其他城市。北京拥有的教育、医疗等各种公共服务的水平,也远超过其他城市。这背后就是行政级别主导资源分配模式的体现。因为有了这些行政级别主导出来的优势,北京形成了巨大的人口吸纳力。于是,一方面,北京的低端服务业出现用工荒,另一方面,大量大学生就业难;一方面,很多人住在京郊,另一方面,几乎大部分人的工作集中在四环以内。人力资源在一个城市分配的不合理,背后实际上就是非市场因素导致的。

    在控人的问题上,我以为,核心是要用好市场这只手,市场主导,政府引导。换句话说,我们不能用行政的手段赶人,而要用市场的手段让人口自然流出,让特大城市的人口增速自然下降。在大方向上,剥离城市行政级别带来的特权,让资源分配市场化,让市场来决定城市发展的水平和人口规模。通过市场方式,将特大城市过于集中的资源疏散到全国各地。比如,通过京津冀一体化,将北京的资源疏散到京津冀这城市群区域中,尤其是环首都的河北地区。

    从近期各地出台的政策来看,无论是产业转移外迁还是重大项目推“人口评估”以及建设城市副中心都是市场化手段。政府应该沿着这个思路,在更多方面加快资源疏散,进行市场化的人口分流。(朱迅垚)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