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杯与票房兼顾之难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2月20日 10:13  红网
字号:小| 背景:
 
 
 
 
 

    当下,除却索契冬奥会冰雪场中的激烈竞逐,大概只有在柏林电影节上捧回双“熊”的《白日焰火》团队最引人瞩目。与领奖台上久不能言的表现相比,导演刁亦男对票房的憧憬反充满豪气,称“想拍一部有观众又可以自我表达的电影,两者兼顾。”

    光耀惹眼的奖杯与真金白银的票房,往往是对死敌。刁导愿望好归好,然两者兼顾之难,恐怕是仅业内人士才差可体会。无论是前两年票房屡创新高的《泰囧》还是冯小刚早期赢得满堂彩的《甲方乙方》、《不见不散》等作品,在电影奖项上无甚建树;张艺谋尚未转型大拍商业片前的影片,反倒在各大国际电影节上赚得钵满盆盈。雅俗难得共赏、舍票房获奖项,当前的电影制作似在不停印证这规则。而以消费者角度出发,艺术性与娱乐性自是相对剥离难以糅合,不理你毁誉如何,我只图个开心,实难以艺术成就预测票房,亦不好以票房评断其艺术水平。影视制作人若是抱着求财得财或求艺得道的心态,反倒是可获个心安理得,不然总会因不曾兼顾觉得未有圆满。

    就算那些在票房和奖项方面都丰收的电影,以《阿甘正传》、《勇敢的心》等而言,也是在契合时代背景与人文精神的同时,在其中尽量注入些符合普罗大众需求的审美元素,而导演此后更是曾称此为无奈之举。正如罗丹为突出雕塑的整体造型而将之双手砍下,看来若要兼顾票房与奖项,那便仍需在另一方面做出牺牲,整体上总是难以面面俱到的了。

    即便如此,那些义无反顾冲入窄巷的人仍令人好奇,他们可否算得上聪明?张艺谋未曾说过如刁亦男般“两者兼顾”的话语,在艰苦卓绝地只拍文艺片后,终是获得了国际声名和拍摄商业片的资本。贾樟柯、宁浩都是从独立电影开始做起,作品定位也实在无法与电影公司出品的影片相较短长,只能走偏近纯文艺片的路线。然而他们看似在走窄路,如今闯出来的天地,却比大多数甫入行便自动向所谓主流电影靠近的影视人都要广阔。

    看来前人那些“不舍不得”、“分不如专”之语,实在是语重心长兼且屡经考验的智慧之言。有些人为怕辜负休闲的时间,在电视剧播到广告的间隙,也一定要捧起本畅销小说来读上一段。眼睛多受负累不说,精神也在两类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穿梭,虽是一般时间做了他人两倍工,效果怎样却可想而知,究竟是精明还是愚蠢?还有些人于派对间入座后即掏出手机,要么不停发短讯联络其他好友,要么玩微信微博在网络上与别人互动。时间倒是利用得足够充分,但不晓得是否会因而在他人观感中留下不良印象,终是得之桑榆失之东隅?凡事难兼顾,择其善者而从之,恐怕已是最大所得。

    文/刘哲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