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村更像乡村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2月21日 09:34  南方日报
字号:小| 背景:
 
 
 
 
 

    昨天看到一则报道,一名北漂女士和丈夫两年前在北京郊区买下了房子,在他人看来这是告别了“北漂”生活,正式成为“北京人”,但他们自己不这么看,以为尽管居住、工作都在北京,却仍然只是奔波于城市和乡村之间的“村里人”,而自己从乡村出来,上完学就了业,转一圈等于又回到了“原点”。我虽然身在南国,但报道所云发生在我自幼成长过的地方,加上不久前又回去了一趟,耳闻目睹,就有些感触。

    报道举的是昌平区、大兴区的例子,我们那里是通州区、顺义区与河北省三河市的结合部,属于顺义区。此番从通州方向回乡,前几年视野所及还以农作物为主,因为地势极其平坦,作物成片播种,蔚为壮观。这回映入眼帘的不同了,尽皆高高低低、显见是作为住宅的楼房。刚开放时我们引进过一部美国电影《恶梦》,两名女大学生假期驾车出游,出城后高兴地感慨真是太好了,“一幢高楼也没有”。记得此语一出,电影院里一片窃窃私语之声,那个时候我们正极其神往高楼,私语无疑是对此语的不可理解。现在,当高楼真的出现在原本肥沃的土地之上时,真正算有些理解人家为什么要那么说话了。只是她们因为看到旷野平畴而兴高采烈,本人因为再也看不到而难免多愁善感一回。

    我们村旁有条不窄的河流,跟珠江在广州市区的宽度差不多吧,是北京市与河北省的界河,我们这边是西岸,东岸那边即河北省三河市。当年若去对岸,就在河边乘木船,没有动力,船工撑根竹篙还是什么就行了,颇有“一苇杭之”的意味。因为前些年上游不远的地方修了水坝,等于给这条河判了死刑,河床上因非法挖沙留下的大大小小的坑也全都暴露无遗,长了癞痢一般。按老习惯来到河边,眺望对岸,最惊诧的是那里由右及左,沿着河边,居然立起了一排排的楼房!已经建到了我所站立地方的对面,看那架势,要向左一路建下去。此情此景,尽管旁边没有同来的小伙伴,我也着实惊呆了。这些房子,无须调查,也知道是为北漂族预备的了。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就那么多,中小学还在不断裁并,哪有这种需求量?

    去年岁末,中央召开了城镇化工作会议,李克强总理明确了城镇化的六大任务,其中之一是提升城镇化建设水平,“要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对城市来说,“要融入现代元素,更要保护和弘扬传统优秀文化,延续城市历史文脉”;对农村来说,“要注意保留村庄原始风貌,慎砍树、不填湖、少拆房,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记得住乡愁,这几个字轰动一时,这个要求太有现实针对性了。然处于远郊区的村庄上也建了那么多商品化的住宅,破坏了原始风貌自不待言,从昨天这则报道中可知,住的人也并不满意。这岂不是两败俱伤?归根到底,厘清城市的边界何其重要!全国各地的城市扩张可以慢一些甚至停下来了,城市无限发展,带来的不仅仅是各种无法治愈的“城市病”,还殃及了乡村这条“池鱼”,乡村出现“村中城”,非驴非马。

    村庄当然一定是要发展的,不可能为了满足游子的回忆而止步不前。但是,应该像城镇化会议所说的,保持其原有的形态,发展并非只有变得丑陋乃至消失之一途。杂志书《碧山》第二期有一篇《郝堂素描》,讲的是湖北襄阳一个村落如何在艺术家的帮助下进行“让乡村更像乡村”建设并大获成功的故事。限于篇幅,此不赘引。但这样的案例,各级决策者尤其应当认真看看。(潮 白)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