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恶战的政府空间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2月27日 09:13  浙江日报
字号:小| 背景:
 
 
 
 
 

    “金钱正在改变一切。”有人如此评论此前处于混沌拓荒期的打车软件市场的新近变化。

    一个传统守旧的行业,正在成为移动互联网巨头血拼的前沿阵地。而政府也在密切关注事态的进展,最新的行动者是北京市政府,他们以保护行车安全为由要求出租车司机只能安装一个打车软件。

    自岁末年初“快的”和“滴滴”两款使用于智能手机的打车软件,先后分别获得阿里巴巴和腾讯近1亿美元的融资后,“马上”有钱的双方,立即以补贴乘客和司机的方式,在打车支付领域捉对厮杀起来。有人预计这场商战双方投入的“火药”将达30亿元。

    这些真金白银,能变现为的哥们每月一千到数千不等的生活费,也能当场为打车人带来实质性的“免费午餐”。其“土豪”之“豪”和“烧钱”之“不眨眼”,不仅让传统商业势力侧目而视,更让智能手机使用者趋之若鹜,从而在极短的时间内,强势地向人们的日常生活植入一种新型消费方式。

    的哥自然欢喜,一些的哥拿到的补贴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那些有支付宝、微信外加一个智能手机且具备操作移动支付简单技能的乘客也大呼“爽”。但是,不太擅长此道者有些不满,这包括一些中老年群体,甚至也包括一些没有支付手段的中小学生。已经有不使用打车软件的人抱怨如今杭州大街上的出租车更难打了。而各地的政府则在观察,显然对这一场众声喧哗的热闹,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介入或者以何种方式介入。

    一直以来,人类的生活都受着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的影响。今天,当智能手机普及,微信和“来往”兴起之后,商品和服务近乎贴身地追逐消费者。现在看,互联网“大佬”们是在用现金,培养消费者的移动支付习惯。但当其他领域的移动支付越来越普遍时,很难说出租车行业是最后一个战场。从传统家电,到资讯阅读,甚至医药和钢铁销售,哪个行业不在冒出电子商务的身影?按马克思主义的视角,这是先进生产力和生产方式本身的突破性能量所在,客观上也会使生活更便利。对此,人们不妨以对待创新的宽容乐见其成。

    但另一个方面,新技术的传播却总会存在一个与人类社会结构相契合的鸿沟。每一次新技术的使用中,往往那些相对弱势者总会落后于较为强势的群体。这不仅囿于知识、技能储备的不同,也囿于资源占有的多寡。在这个视角中,那些无力接受、使用新技术的人需要被关注,以缩小因技术和资源壁垒带来的生活方式现代化程度的落差。就打车软件而言,从商业角度看,推广者、出租车司机似乎都无错。但从那些不会移动支付者来看,就有问题了。就因为我不会移动支付或不愿意移动支付,我就打不到车,我何辜之有?因为你的商业推广,客观上造成了我跟其他消费者对比的劣势,这对我不是一种不公吗?当然,这种不公只是暂时,“大佬”再有钱,也有烧尽时。

    不能忽视新技术应用带来的负面效应。一方面,对市场主体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用不用打车软件,该不该补贴消费者,在企业和消费者自主的范围内,可以充分由市场自我调节,行政力量应谨慎出手干预。另一方面,对打车软件带来的行车安全问题、消费纠纷问题,政府应紧跟形势,对新事物保持高度关注,作充分预判,一旦显出明显的负面效应,或者发生消费者利益受损的情形,政府部门应有政策储备予以管控。当然,这也是全社会都要面对的新问题。  王玉宝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