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参拜靖国神社看安倍的右倾历史观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3月03日 09:24  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小| 背景: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悍然参拜供奉有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安倍走进这个“使新的战争动员成为可能的装置”,向所谓“为国捐躯的英灵表达崇敬之情”,真可谓不计后果、执意妄为。安倍“拜鬼”是对其精神信仰的参拜,是对右翼势力的激励,是对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果实的否定,更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

    靖国神社是安倍右倾历史观的精神依托。靖国神社设立于1869年6月,原名“东京招魂社”,1879年6月改称为“靖国神社”。在其供奉着的约246万亡灵中,除1.4万多名是国内战争死亡者以外,其余都是对外扩张战争中的战死者。1978年10月17日,靖国神社举行“秋祭”时,偷偷把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其中,充作“为国殉难者”进行祭祀。这个供奉东条英机等罪大恶极战犯的“战争神社”,早已不是什么宗教祭祀场所,而是右翼分子招魂砺志的“圣殿”。安倍作为一国首相,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拜鬼”,目的就在于寻找“不退缩、不胆怯地迎接挑战”的精神寄托。

    家族传承是安倍右翼历史观的遗传基因。安倍出生于甲级战犯家庭,其外祖父岸信介是甲级战犯,曾在东条英机内阁中担任要职,外号“昭和妖怪”。战后被捕入狱,获释后仍念念不忘“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1957年,岸信介出任日本首相,不久便参拜靖国神社。安倍的童年就是在岸信介身边度过的。他在著述的《致美丽的祖国》中回忆道:“从幼年时起,外公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位只考虑国家未来的赤诚政治家。而且,他能毅然面对社会上喧嚣的非难,其泰然处之的态度,令我全身心地为之感到自豪。”岸信介的弟弟佐藤荣作也是日本右翼势力的代表人物,同样对安倍有一定影响。安倍进入日本政坛后,决心继承外祖父“强国论”思想,急欲摆脱“历史包袱”。他在参拜靖国神社的同时,还千方百计地为甲级战犯辩解:“是东京审判判处了7人死刑,我们国家并没有自主地审判他们。因此,在日本,不能说他们是罪犯。”安倍的一系列表演,得到日本鹰派和右翼势力的高度赞赏。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称其“不愧是岸信介的后代”,右翼势力则称其是“了结战后政治恩怨的人”。对此,安倍欣然接受,并公开宣称“我的政治DNA继承了岸信介的遗传”。右翼团体是安倍坚持右倾历史观的政治依靠。安倍是日本右翼分子的骨干,他作为骨干积极参加“日本国会议员恳谈会”,作为发起人组织“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年轻议员思考会” 、“年轻国会议员祈望和平、思考真正国家利益、支持参拜靖国神社之会”,担任“国会议员一起参拜靖国神社之会”的顾问、“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的秘书长等。安倍之所以敢于提出修宪、参拜靖国神社、否定侵略历史,在右倾道路上越走越远,关键就在于有日本政界的右翼势力及许多右翼团体为其出谋划策、摇旗呐喊、冲锋陷阵。可以说,日本右翼团体是安倍死守右翼历史观的政治力量源泉。

    安倍顽固坚持右倾历史观必将把日本引向危险道路。安倍将其错误右翼历史观,不断渗透到其制定的政策、制度和决策之中。在政治上,安倍政府高调提出修宪,企图突破和平理念、拓展军队职能、降低修宪门槛等,保守色彩十分浓厚。在外交上,日本挑起与邻国的领土主权争端,对周边国家采取了“二战”以来从未有过的对抗姿态,导致其与中、韩、俄等多个国家关系持续紧张。在扩军备战上,日本政府军力建设投入不断加大,每年军费预算均在500亿美元以上,同时还图谋废除“武器出口三原则”。可以说,在安倍上台的不长时间内,由于其右倾历史观作祟,不断挑战国际秩序,不断挑战公平正义,不断突破道德良知底线。安倍在右倾历史观下疯狂奔行,必将把日本带上危险的不归路,也注定是要失败的。

    只有以史为鉴的国家和民族,才有可能真正地面向未来。死守右倾历史观的安倍政府,其夺回“强大日本”的幻想只是一场空想。前车之鉴,殷鉴不远。如果安倍不思悔改,顽固坚持错误史观、挑战人类公理正义、肆意伤害亚洲邻国感情,注定要把自己推向历史的被告席。 (霍其成 张世斌 作者为军事科学院日本问题专家)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