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战警:机器伦理的好莱坞式表达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3月04日 10:07  红网
字号:小| 背景:
 
 
 
 
 

    一些人对这部片子的评价并不算特别高。

    但是千人千面,我自己却还是很看好这部片子。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感觉这部片子,在好莱坞的大制作中,少有地实现了一种动作观感和哲学观感的审美统一。

    倘若只看动作和华丽特效,不如去看《变形金刚》;倘若只想看到哲学,不如去看《国王的演讲》。但是《变形金刚》,留给很多人的最后印象就是一堆钢铁在打架;看《国王的演讲》,也未必能满足现在人对观感和快感的需求。类似于《机械战警》这类可以把两者都结合在一起的片子,在好莱坞中,并不算特别多见。

    特效以及观感,是我们很多人都能看到的东西。墨菲的“机械盔甲”,那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黑色摩托车,华丽丽的枪战戏,再加上时不时出现的机器人科技画面,这些快节奏的“高科技”,只要你思路有了,外加肯烧钱,在好莱坞当中,有的是人才可以给你做出来这种看上去很牛叉的东西。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我们在这种高科技的包装下,琢磨到了一种有内涵的思想存在。

    这种思想集中体现在墨菲这个人或者是这个机器人身上。墨菲在汽车爆炸中,身体受损严重,他的妻子不得已同意将他改造成一个半人办机器式的存在。他是人吗?他有人的喜怒哀乐,虽然最后这种人的感情被下降到了只剩下正常人类的2%,但他还是存在;在后来,他的人类感情百分比还在上升;在是否搭救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与是否遵循机器的控制不向“红色级别”的人开枪之间,他经历了痛苦的挣扎,最终是人类的感情战胜了机器的控制。当他中枪倒下走向死亡的那一刻,我想,墨菲完成了自己对自己人生的升华。

    这部片子甚至涉及到了对整体人类和宇宙层面伦理的表达。照现在科技的发展思路,我们的科技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机器人时代。机器人对人类会不会产生威胁?机器人会不会拥有人类的感情?甚至当有一天像是墨菲这种半人半机器的存在出现的时候,我们又该用怎么样的一种心态来对待他?他又怎么去对待自己?在片中,墨菲的妻子为了搭救他,不得不在人体改造同意书上签字;可是当墨菲以一种半人半机器的形式重新回家的时候,作为一个妻子的内心,作为一个儿子的内心,我们不知道该替这一家三口感到高兴,还是无奈?最起码,墨菲妻子抱住墨菲的那一刹那,她已经感觉不到丈夫曾经拥有的体温。

    当墨菲逐渐失去人类的正常感情,几乎变成一个纯粹的“机械战警”,虽然墨菲还算活着,可是正像他的妻子说的那样:“从他的眼里,我再也找不到丈夫。”墨菲自己也是痛苦的,从最开始对自己半人半机器形态的本能反抗,到最后变成一个高效的、纯理智的“执法机器”,他的人类感情就一直在和机器存在拉锯式对抗。从赋予他生命的“制造商”来说,一方面,他们希望墨菲这个“半人半机器”接近完美,以墨菲的成功,来推动美国政府允许机器人在国内的使用;另一方面,当墨菲的程序越来越圆满,“制造商”的利益阴谋又迟迟早早地会被自己亲手制造出来的“机械战警”墨菲所发现和绳之于法。在这种两面博弈当中,控制与反控制、越完美便越失败的纠结,都构成了这部片子的哲学元素。

    作为配角,英国人加里·奥德曼饰演的博士亦正亦邪,既是墨菲半人半机器形态的制造者,又是拯救墨菲的“良心发现者”。而且因为主角墨菲的扮演者乔尔·金纳曼几乎是隐藏在机器盔甲之下,加里·奥德曼倒是出尽了风头。相比之下,墨菲的妻子试验者艾比·考尼尔的戏份给的并不是很充足,而原本——她可以有更好的发挥。

    文/张军瑜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