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长巴结处长,奇葩何以绽放?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3月13日 16:14  红网
字号:小| 背景:
 
 
 
 
 

    在项目审批上,个别握有审批大权的处长,有时就像拦路虎,这让一些级别比他们还高的干部,常常也有所忌惮。全国人大代表中一位来自西部的厅级干部说:“过去,我有时也会为一些项目请这些有行政审批权的处长们吃饭,送点土特产搞好关系,很无奈。”(3月12日《新京报》)

    民间有个说法,叫“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当然是一种极端的表达,“压死”毕竟不是常见的现象。但就算压不死人,给下级穿个小鞋、找个难堪,借个什么机会让其出丑或者下不来台,总还是常有的事情。在我们的官场,甚至还出现过下属战战兢兢给上级下跪的情形,淫威如斯,实属罕见。比如审判文强时,公诉人列举证言披露:2002年至2003年间,文强与赵利明(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总队原副总队长)有一次在夜总会唱歌后,文强让赵利明留下,很生气地向他“问几个问题”,并问他“是站起说还是跪下说”,赵利明赶紧陪着笑脸,半跪到文强的身边近一小时。文强破口大骂赵利明背叛自己,称赵自以为是,心目中没有他。赵赶紧予以解释,让文强不要多心。(2010年2月6日《云南信息报》)你看,这是何等奇葩的生态。这种官场生态,暴露了背后利益纠扯相互利用错综复杂极度扭曲的关系。

    厅级干部请处级干部吃饭,巴结手握大权的下属,看似颠覆了官场的圭臬,其实未必如此,其中一定另有原委。比如说,他虽然是厅级干部,但却并不直接分管这个处室的业务;或者这个处长,一定还有更大更硬的后台。假如此厅级就是彼处级的顶头上司,掌握他的生杀大权,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僭越造次。除非他有林公说的“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的胆识。如果真是无私无畏,我凭什么不批评你久拖不办的疲沓?我凭什么容忍你故意刁难的作风?请你吃饭,歇菜吧你!

    当然,审批权限过大审批项目过多,这在客观上为权力寻租创造了条件;而一些官场“油条”,也特会利用手中权力和审批机会,故意设置种种障碍,让办事者踏破铁鞋。去年7月,安徽颍上县国土局干部王某要求办事群众“请客求人”意外醉亡,请客人介绍,为办理“卡住企业脖子”的土地证,2013年以来他往县国土局少说跑了一百余趟。至于往返北京、武邑之间6次办理护照,往返三地11次办理营业执照,一个助学贷款盖了26个公章……一类门难进、脸难看的事情,中国人都不陌生。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一个部门领导设置过多,比如一个科室三个科长一个科员,你说这时谁是领导?那个科员,反而就成了领导的角色。因为他嘴里说的,很可能都是科长的“指示”。再有,小鬼权力大了,就会出现另外一朵官场奇葩,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就是这株奇葩的写照。

    显然,要想消除办事“拦路虎”,就得简政放权分散权力,就得让办事程序公开透明,甚至对业务办结时限作出规定。如果谁故意刁难,办事人有权提出“弹劾”。——当监督不再是聋子耳朵的时候,谁还敢冒险设障啊?

(编辑: 韩雪瑶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